1. <tr id='cy61y'><strong id='cy61y'></strong><small id='cy61y'></small><button id='cy61y'></button><li id='cy61y'><noscript id='cy61y'><big id='cy61y'></big><dt id='cy61y'></dt></noscript></li></tr><ol id='cy61y'><table id='cy61y'><blockquote id='cy61y'><tbody id='cy61y'></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cy61y'></u><kbd id='cy61y'><kbd id='cy61y'></kbd></kbd>

      <i id='cy61y'><div id='cy61y'><ins id='cy61y'></ins></div></i><ins id='cy61y'></ins>
      <fieldset id='cy61y'></fieldset>

        <span id='cy61y'></span><acronym id='cy61y'><em id='cy61y'></em><td id='cy61y'><div id='cy61y'></div></td></acronym><address id='cy61y'><big id='cy61y'><big id='cy61y'></big><legend id='cy61y'></legend></big></address>

          <code id='cy61y'><strong id='cy61y'></strong></code>

          <dl id='cy61y'></dl>

          <i id='cy61y'></i>

          單車上的愛情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亚洲色图精品套图s视频_亚洲色图李宗瑞自拍区_亚洲色图乱伦小说铯网

            梁小雅就讀於C大,畢業後留校工作,擔任該校校刊的編輯。她是傳說中的學霸,隻不過霸氣隻在學習上,在傢,在單位,她永遠都是一個乖乖女的形象。
            
            梁小雅第一次碰到付春明,是在校園裡,他騎著一輛單車從她身旁飛過,為瞭避讓前方開過來的奧迪,撞到瞭梧桐樹上。他齜牙咧嘴地從地上爬起來,接著拍瞭拍屁股,扶起倒在地上的單車,沒事人一樣騎上單車,走瞭,依然飛快。
            
            七月的校園,因暑假的到來,安靜瞭不少。那天,梁小雅正站在梧桐樹下聽鳥鳴,卻發現一雙眼睛正出神地盯著她。她定睛一看,正是那天騎著單車飛馳的付春明。眼神交錯間,兩人都有些尷尬,不想付春明卻先紅瞭臉,隻見他撓瞭撓頭,憨憨笑著,也不吱聲,騎上單車又飛走瞭。梁小雅正在梧桐樹下出神,同事陸雯雯朝她走瞭過來,看瞭眼騎著單車遠去的付春明的背影,對梁小雅說:你認識他嗎?梁小雅回過神來,說:不認識啊!陸雯雯接著說:他也是C大的,博士畢業後留校任教,在經管系。
            
            暑假過後,在陸雯雯的介紹下,梁小雅和付春明認識瞭,兩人都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付春明來自農村,為瞭能在這座城市更好地生存,他拼命兼職。那輛單車,是他的老夥計瞭。梁小雅第一次見他騎車飛奔時,他正從外面趕回來上課。梁小雅突然有種莫名的心疼。於是,她便提醒他以後騎車慢一點兒,而他隻是笑,然後輕輕點頭。
            
            梁小雅和付春明戀愛瞭。付春明再忙,也會抽出時間接送梁小雅上下班。梁小雅安靜地坐在付春明單車的後座上,摟著他的腰,臉緊緊貼著他的後背,任風吹亂她的發絲。她覺得這就是她想要的幸福。
            
            但梁小雅的父母不看好付春明。那天,付春明突然提出要見見梁小雅的父母,梁小雅有些猶豫,她擔心付春明得不到爸媽的好臉色。付春明似乎看透瞭她的心思,笑著說:醜女婿,總是要見老泰山的!不管他們有什麼意見,我都接受!
            
            中秋節那天,是梁小雅讓付春明來她傢拜訪的日子。梁小雅的心一直懸著,梁爸爸和梁媽媽都冰冷著臉,一副準備興師問罪的架勢。門鈴響瞭,梁小雅一個箭步沖瞭出去,付春明站在她傢門口,手裡拎瞭不少禮物。進傢後,梁爸爸借故把付春明叫進書房,梁小雅則被梁媽媽在客廳。不久,梁爸爸居然跟付春明談笑風生地從書房走瞭出來,梁小雅一臉驚訝,梁媽媽更是一臉茫然。
            
            梁爸爸開心地說:今天中午,咱爺倆一定得好好喝兩杯!說這話時,他輕輕拍瞭拍付春明的肩膀,那親熱勁兒,儼然一對父子。
            
            付春明笑著說:伯父,隻要您樂意,我很高興奉陪!對瞭,今天中午我下廚,您給檢驗檢驗,看將來能不能養好小雅!
            
            那頓午飯,付春明做得非常棒!煎得焦香酥脆的魚塊和排骨,炒得鮮嫩清爽的蔬菜,燉得恰到好處的清湯,每一樣都顯得功底非凡。就連下廚多年的梁媽媽,也贊不絕口。末瞭,付春明掏出一個房本,遞給瞭梁媽媽,說:伯母,這是我給小雅的保障,我會繼續努力,盡我所能,決不讓小雅受委屈。梁媽媽接過房本,打開一看,房主那一欄映入眼簾的是梁小雅的名字。
            
            梁爸爸後來對梁小雅說,他之所以不再阻撓她跟付春明交往,是因為他覺得付春明確實是個很不錯的人。那天,在書房裡,他開口就問:你憑什麼能給我女兒幸福?付春明回答:憑我這身傲骨!我奮鬥瞭十八年才有機會跟小雅一起喝咖啡,我選擇不瞭自己的出身,但我有權利選擇通過奮鬥,讓自己的傢人過更好的生活。我有十八年的奮鬥史,我如何給不瞭小雅幸福!
            
            梁爸爸說,當時他被小夥子那一身傲骨給鎮住瞭。爺倆後來還聊瞭些時事,付春明談古論今,哲學的、歷史的、文學的,他都信手拈來。梁爸爸就想,這樣勤奮好學才思敏捷的孩子,品行也好,做女婿多合適啊!
            
            後來,他們有瞭自己的新傢,傢裡的所有佈置,付春明都一一按照梁小雅的要求來。他依然每天接送梁小雅上下班,梁小雅仍舊坐在他單車的後座上,緊緊摟著他的腰,臉貼著他的後背,任發絲隨風舞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