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黑大战注册开户

【前卫文学】青春别样红——读《青春之歌》有感


发布时间:2019-11-02 20:27:46

在2012年第二期《前卫文学》“国防生”栏目中,刊载了我校国防生宋传洲创作的《青春别样红》。这是自“读红色经典 话使命责任”国防生征文开始以来,我校国防生作品首次被选中。

具体原文如下:

大概是由于书中的主人公们和我同是大学生的缘故,每每拿起杨沫的《青春之歌》总是爱不释手,被作者激情洋溢的文字所吸引,被那些特别岁月里青春生命的复杂历程所感动。

小说故事发生的背景设定在“九一八”事件到“一二九”运动期间,这一特定历史时期的北平爱国学生运动如火如荼,是构成历史事件的主旋律之一。学生们正值热血青春,这是人生命中最美好的岁月,想起《钢铁是怎么炼成的》中的话:“生活赋予我们一种巨大的和无限高贵的礼品,这就是青春:充满着力量,充满着期待、志愿,充满着求知和斗争的志向,充满着希望、信心的青春。”因此杨沫正是以学生运动始末为主线,参照个人的经历从林道静这一女性知识青年形象入手,以林道静的认识和感情变化为复线展开故事,塑造了众多知识青年形象。

林道静出生在大地主家庭,贫农母亲是被父亲霸占成了姨太太,死后,林道静受到后母的虐待和凌辱,长大后她不愿意重蹈母亲的覆辙,因此离家出走,流亡到北戴河附近的杨家村小学做了代课教师。然而,黑心的校长余敬唐却把她嫁给当地的权贵,她虽然逃离了家庭给她设置的网,却又掉进了余敬唐的网,于是绝望中投河自尽。至此,算是第一阶段,她逃离的是封建主义的束缚,却是失败的。她的拒绝和逃离说明她在思想上是进步的,但外部条件不能允许。直到第二阶段的开始“骑士兼诗人”的北大学生余永泽救了她,这也是林道静爱恋之旅的开端。风度翩翩而又温柔体贴的救命恩人余永泽很快与林道静沐浴起爱情的春风,但爱情是短暂的,余永泽“小资产阶级”的生活情调很快与林道静的革命热情发生了冲突,爱情的失败成了必然。以爱情结束为转折,第二阶段是林道静割掉了“小资思想的尾巴”。 卢嘉川作为第二个拯救者出现算是第三个阶段的开始,和余永泽这个拯救者不同的是余永泽拯救的是身体,而卢嘉川拯救的是灵魂。小说中卢嘉川的形象是完美的革命者,英俊潇洒,机智勇敢,坚贞不屈,但正因为此,他与林道静的爱情是革命性的、政治性的、阶级性的、象征性的,余永泽的失败、卢嘉川的成功是知识分子思想道路分化的标志点,标志着林道静真正走向了共产主义道路,它告诉我们什么才是时代的潮流,什么才是进步的知识青年,什么才是革命救国的真正道路。待到林道静、卢嘉川被捕入狱,这是林道静革命思想进步的第四个阶段的开始,在狱中她和江华接触,在这个老练成熟的共产主义者的影响下,她真正去掉了“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狂热性以及个人英雄式的幻想”。直到最后他与江华产生了爱情,这又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革命性标志点,爱情的建立象征着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坚定政治方向的胜利,也标志着林道静第四个阶段的结束。之后是第五个阶段,林道静参加农民抢麦斗争,参加“一二九”学生运动,在工农结合的革命斗争实践中成长,政治立场成熟起来。

林道静从一个简单的个人主义知识青年变成无产阶级革命战士,一方面表现的是党对于中国革命的正确领导,另一方面也表现了青春生命意识蜕变的曲折和艰辛。总观全文,林道静的成功不是偶然,这无疑与她勇敢、顽强、决绝、崇尚自由的天性有关。哲学大师荣格说:“性格决定命运”,她的青春是轰轰烈烈的,性格因素是成功的内因,第一阶段里林道静逃离家庭,就像一堆放错位置又受了潮的木柴,之后的余永泽、卢嘉川、江华等人的拯救算是外因,而革命的热情就是火种,放在正确地方的林道静自然会燃起熊熊烈火。另外,内因外因都构成了林道静取得个人胜利的希望和指引,毕竟人究竟怎么活着或者朝哪个方向去抗争总是与希望或恰当的指引分不开的,尤其是革命中的人,常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不仅时刻要提醒自己要活下来,而且要把革命道路的抗争意志所凝聚的希望远远传播,让其他人知道这用鲜血和生命实践出来的道路是正确的、光明的。

读一部小说就是读一部别样的历史,革命的青春是别样的青春,它机智、璀璨、热血,犹如闪闪的红星,令有志之人向往和憧憬。现在的许多人过着安稳宁静的日子,青春往往被随意挥霍,碌碌无为,面对生活中小小的困难手足无措、不堪一击,实在令人汗颜。而作为国防生的我知道,当务所需的是于内心中培养《青春之歌》中林道静、卢嘉川等人的高贵品质。

(审核: 陈升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