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wa88'><strong id='wa88'></strong></code>

    <ins id='wa88'></ins>
    1. <fieldset id='wa88'></fieldset>
      <span id='wa88'></span>

        <dl id='wa88'></dl>

      1. <tr id='wa88'><strong id='wa88'></strong><small id='wa88'></small><button id='wa88'></button><li id='wa88'><noscript id='wa88'><big id='wa88'></big><dt id='wa88'></dt></noscript></li></tr><ol id='wa88'><table id='wa88'><blockquote id='wa88'><tbody id='wa88'></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wa88'></u><kbd id='wa88'><kbd id='wa88'></kbd></kbd>
          <acronym id='wa88'><em id='wa88'></em><td id='wa88'><div id='wa88'></div></td></acronym><address id='wa88'><big id='wa88'><big id='wa88'></big><legend id='wa88'></legend></big></address>
        1. <i id='wa88'></i>
          <i id='wa88'><div id='wa88'><ins id='wa88'></ins></div></i>
        2. 跑步的女人

          • 时间:
          • 浏览:12
          • 来源:亚洲色图精品套图s视频_亚洲色图李宗瑞自拍区_亚洲色图乱伦小说铯网

            認識嶺的時候,她在一傢報社新聞部任職。因工作關系常通電話,但相互沒見過面,雖然兩個單位距離很近,出來進去難免面對面,可惜隻識聲音不認人。直到有一年的夏天一起要去外地開會,相約在報社門口會合,我倆才算接上頭對上號。那天為避免認錯人,我說你若看見一個身穿大紅T恤頭戴大簷兒棒球帽的,那就是我。她說你若看見一個肩背大旅行包眼戴大近視鏡的,那就是我。不消說,倆人在報社門口顯得挺各色,一眼就把對方認出瞭。
            嶺背的旅行包看來不輕。身子微微前傾著走過來。瓜子臉,小鼻子小眼小嘴,搭配一副大眼鏡,微微一笑,秀氣中透出一種大氣。
            問她包裡裝瞭什麼東西顯得沉甸甸的,她說除瞭幾本書外都是跑步用的行頭。
            "跑步?"我好奇。
            "我身體不好,需要跑步。"
            我上下看看她,胳膊腿兒的挺健壯,不像身體不好的樣子:"你哪兒不好?"
            她沒說她哪不好,隻說每天晨跑五千米,出一透身汗,沖一個熱澡,煩惱皆無,身體倍兒棒,吃嘛兒嘛兒香,勸我也跑。我說我身體太瘦,屬於那種能站著就不跑著、能坐著就不站著、能躺著就不坐著的養膘的主兒,可不能自己累著自己。她笑瞭:"出差這幾天你跟我跑步吧!"
            第二天早晨五點半。門鈴響瞭,是嶺。運動衣,跑步鞋,全副武裝,專業水準。
            嶺步幅均勻,臂擺有力,眼視前方,目無旁鶩。跟著她跑瞭沒一會兒,我就跟不上瞭。越來越慢,大步變小步,最後幹脆小碎步走著,嶺隻好跟著我的步幅,最終把跑步淪落為散步。我說跑一會兒不難,難的是一直跑著,跑五千米:一天跑步不難,難的是天天跑步。風雨無阻。她說她必須要跑,一定要跑,不跑不行。我知道她有著她的不幸:懷孕,妊高癥。沒完沒瞭打點滴,全身腫大……引產,900克的兒子離她而去……休養,降血壓。月子裡,兩個星期時婆婆走瞭,三個星期時母親走瞭。她們是她至親的人,在意外面前承受著"無功而返"的巨大打擊,失去瞭撫慰、照顧她的能力。沒有雞湯,隻有淚水。她再也不能生育瞭。嶺說:你知道我丈夫是做什麼工作的?他是兒科大夫啊!你不知道他是多麼喜歡孩子!
            這樣的創痛,足以糾纏女人一生。
            嶺從那時起開始瞭十年如一日漫長的晨跑。奔跑中,她是不是把淚水化為瞭大汗淋漓,是不是把遺憾變成瞭大口喘息,我不得而知。嶺說跑步治好瞭她妊高癥的後遺癥。
            一天,嶺要去南方出差。"去南方幹嗎?"回答說考察辦報的經驗。"還背著那個大旅行包。帶著跑步的行頭?""當然,一天不跑就難受就沒法幹活。"她受聘擔任瞭一傢報紙的副總編輯,大刀闊斧地進行瞭改版,果然令人耳目一新。沒有孩子的嶺把這份報紙當成瞭自己的孩子。
            我一直沒忍心開口問過她,孩子沒瞭,愛還在否。
            嶺開瞭博客,我時常去看,有一天讀到瞭一段文字:
            我十分喜歡孩子,20年前我大學畢業時,毅然地選擇瞭兒科。命運沒有賜給我一個屬於自己的孩子,卻把大量生病的孩子給瞭我,取走瞭我的小愛,讓我有大愛、博愛。看著那些生病的孩子。我的心像他們的父母一樣難受。有的傢長說,張醫生,你對我們的孩子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我知道說這話的傢長有恭維我、感激我的成分。但我將把他們的話作為我畢生追求的目標。任何站到我面前的孩子都是我的孩子。
            我愛我妻,我愛不屬於我的每一個孩子。
            是嶺的丈夫。
            我眼裡有瞭淚。給嶺留言:什麼時候一起去跑五千米!